湖北今日复航:逾百条航线开通 预定火爆堪比春运


车到武汉。我终于体验到了传说中荆楚之地的冬日寒冷。钟老师穿的还是火车上那件棕色细格西装外套,里边只有一件衬衫。他应该也感觉到了冷,但背仍然挺得很直。

两个月来,一直陪伴他辗转奔波的院士助理苏越明和一直追随他披甲伏魔的专家团队,既是他的战略战术的实践者,也是他一路披荆斩棘的见证者和记录者。

阿念把每天的生活用微博记录下来,张银银和杨慧一条不落地关注着。在火神山,很多护士对阿念说:“谢谢。”感谢她帮助照顾病人。阿念说:“我们应该感谢你们。”

一个小时后,回复电话来了:“我们经过充分讨论,还是要请钟院士务必今天赶到武汉。”

“眯”了十多分钟后,钟老师把电脑推给我,让我帮他敲下他对疫情的研判。大意有两点:一是新冠肺炎肯定存在人传人,因为广东已有两个疑似病例,虽然没有去过武汉,但还是被去过武汉的家人传染了;二是要重视早发现、早隔离,一定要提醒公众尽量别去武汉,少出门,少聚集。

中午12:00,会议结束。钟老师匆匆走出会议室,边走边对我说:“我也接到国家卫健委的电话了,今天必须赶到武汉。”

同屋的病友告诉阿念,她来了之后,老人晚上终于变得安静了。

我正在家里做饭,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打来的。对方直奔主题:武汉疫情紧急,请钟院士今天无论如何亲赴武汉一趟。

明天,钟老师要跟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的其他成员一起到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武汉市疾控中心实地调查。但愿钟老师能听到好消息。

2月13日,一辆车驶来,下来的第一个病人就是阿念。年轻的阿念,活波可爱,左看看,右看看,蹦蹦跳跳,问这问那,办完手续进舱的时候,她还帮着旁边的阿姨,提着又大又重的行李袋。她的勇敢、乐观、自信、开朗,彻底打破了方舱沉闷的氛围。